排球

仙狱战神 第二百一十六章有女慕水

2019-10-18 23:41: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狱战神 第二百一十六章有女慕水

姚乐天现在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火,他现在是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跑到云天西卫来败坏自己的名声。

走进自己家门口时,姚乐天就已经暗下决心,倘若是认识的人,倒也罢了,要是不认识的话,直接就以破坏天卫名声的罪名抓起来先关两天的小黑屋。

他甚至都有些怀疑究竟是不是此事是不是庄璧涛幕后指使,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凑巧呢,怎么这边刚刚晋升为九品天卫,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紧跟着就闹出这么档子事来,这摆明了就是为了让自己身上泼脏水来的。

林羡鱼跟在姚乐天身后,偷眼看他脸色很不好看,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打鼓。同时也有一种相当不祥的预感。

但愿不是她,要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林羡鱼心里暗暗祈祷着。

林羡鱼跟着姚乐天也混了一些日子了,对他的脾气算是有些了解:对于朋友或者看得上眼的人,姚乐天那绝对是相当温和,哪怕是跟他开个玩笑他也不在乎。但是反之,就不一样了,甭管是谁,只要惹毛了他肯定就没有好果子吃。

看着姚乐天此时脸色阴沉,林羡鱼就知道他心里已经极端的不爽,这种时候不管是男是女撞到他的枪口上肯定得吃大亏。

越往院里走,林羡鱼的心情就越是沉重,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就越是明显。

尤其是当跟着姚乐天走进正堂,看到了此时在堂内的三个女人时,林羡鱼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姚乐天此时同样也注意到了堂内的三个女人,除了陈芸和青小苗之外,还有个身着水蓝色长裙,相貌俊美的女子。

尽管此时姚乐天此时满肚子的怒气,不过一看到这女子时依旧不由得眼前一亮,心神都随之微微一荡,因为这个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

要说姚乐天也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前世上一堆堆的美女就不说了,就算是修真界中气质和样貌并重的女修真他也见过不少,像是李若雪就算得上是美艳动人。

但是跟眼前这个女子相比,李若雪还是逊色了三分。此女不仅肤如凝脂、样貌精致,并且通体透着股子清丽典雅之气,尤其是看人时的眼神真如同一泓清泉,似乎能够轻易的洗去人身上的烦躁而后变得宁静平和。

这样的一个女子站在面前,只要是个正常的男子都难免为之心动。要是心智不够坚定之人,为之目眩神迷也是大有可能的。

不过姚乐天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只是很正常的打量了她一眼后便将目光落在了陈芸和青小苗的身上。

姚乐天的这个庭院共有前后三进,正堂出于中间一进,本是待客之处,只不过平素里姚乐天鲜少有客人造访,因此这里一直被限制着,不过屋中有着除尘的阵法,倒也十分干净。

堂内除了堂上的正座之外,左右两边各有一排客座。

此时陈芸和这个女子就分别坐在左右两边的客座之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谁都不说话,不过目光接触时却少不了你来我往的交锋,这也让堂内的气氛显得十分凝重,多了几分闻不见却感觉得到的硝烟味。

至于青小苗则站在那女子的左手边,一副侍女的样子,在姚乐天进屋之前一直是低垂着头,直到姚乐天进来,她才抬起头来看了姚乐天一眼,目光中满是见到他的喜悦和欢愉。

见到这阵势,姚乐天也就不难猜到之前听到的那些谣言是怎么来的了,这个女子带着青小苗找上门来,要是再碰上陈芸,肯定少不了口角,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或者听到了,绝对是跟女人们打醋架没什么两样。

飞来横祸呀。姚乐天现在都觉得自己冤得慌。

“姚乐天,她是什么人?不会就是你在外面养的外室吧?”陈芸一见到姚乐天,马上就以灵识传念质问道。

“你都跟他大眼瞪小眼了这么久,连你都不知道她是谁我刚回来又怎么知道?”姚乐天反问了一句,随后道:“不过她是谁我倒是猜出来了,你问问林羡鱼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臭咸鱼,她是谁?”陈芸看向林羡鱼直接问道。

“是我妹妹,林慕水。”林羡鱼何等的精明,看到这架势也猜到了陈芸怕是误会了,此事要是不说清楚惹恼了陈芸是小,若是连累着姚乐天后院着了火他也必然会跟着遭殃,因此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会来的,不过我敢保证她跟大人并没什么的。”

如果没有末了这句话也许没什么,但是加了这句顿时就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话一出口,林羡鱼就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呀,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没什么?”陈芸狐疑地看了林羡鱼一眼道:“那她怎么说跟姚乐天是老相识的,你们俩究竟谁在撒谎?”

“林小姐,我跟你认识吗?”姚乐天看向林慕水道。

“以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吗?”林慕水狡黠的一笑道:“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女子一般见识,要是我不这么说的话,也没有办法进来呀。”

说到这,林慕水看了陈芸一眼道:“您说是吧,这位姐姐?”

“哼,少叫我姐姐,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陈芸冷着脸道。此时她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被林慕水给骗了,以至于白白在她的身上生了那么多的闷气。

“不叫就不叫,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林慕水并没因为陈芸的冷漠而生气,甚至于脸上的笑容非但没有丝毫减少反倒更灿烂了几分。

正所谓抬手不打笑脸人,遇到林慕水这样的女子陈芸也一样没辙,看了一旁的青小苗一眼道:“小苗,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姐姐且慢。”林慕水此时却笑着插嘴道:“不知道姐姐找我的侍女有何话说?”

“她是你的侍女?”陈芸看着林慕水道:“谁允许了?”

“谁也没有允许,不过……”林慕水看着青小苗道:“她在我仙客来白吃白喝白住还拿着工钱,林家的灵石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总得弥补一些,我又看她乖巧懂事,因此就决定收她为侍女,而她也是愿意的,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这用得着旁人允许吗?”

“我不允许。”林羡鱼一听这话差点没有当场吐血。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妹子平生从不吃亏,就算是块石头到了她手里都想榨出油来,但是真就没有想到她会把主意打到青小苗的身上。

要是平时她这么做,自己肯定是没有二话,不但不反对相反会大力支持,谁家的米也不能养闲人呀,可青小苗是一般人吗

?这可是姚乐天托付给自己代为照顾的,而他能把这么要紧的事情交给自己,那就是对自己的信任,自己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得将其照顾好呀。

可现在倒好,你一句欠债还钱就收为了你的侍女,这话还是当着姚乐天的面说出来,你这不是拆老哥我的台吗?

表态反对时,林羡鱼就已经准备好应对妹妹的各种刁难和讹诈了,毕竟自己的妹子什么性子他最是清楚,哪怕是亲兄妹,有些帐她都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此时上好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肯定不会客气的。

看来我这次又要破财免灾了,希望损失小一些吧。林羡鱼暗暗祈祷。其实他也可以拿出林家家主的身份来让林慕水就范,不过林羡鱼却不想那么做,从小到大他们兄妹之间的纠纷和矛盾都是如同谈生意一样解决,俩人都已经漫天开价坐地还钱的方式,而在这一次次锱铢必较的谈判中兄妹感情并没因此而变淡反倒是越发的深厚。

因此林羡鱼并不打算以势压人,反倒是希望采取更惯用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麻烦,哪怕是自己会因此吃亏也在所不惜。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林慕水却并没有跟她计较,而是十分痛快地道:“既然我哥不允许,那就算了,以往的账一笔勾销了,这个侍女我也不要了,她何去何从单凭姐姐发落,如何?”

好大的手笔呀,这还是我那个铁公鸡一样的妹妹吗?不会是哪里来的妖怪变得吧?林羡鱼瞪大了眼睛,宛如见到了鬼似的看着林慕水,很是怀疑眼前的这个是不是真人。

“咱们的账回去再算,眼前的这笔买卖可不能砸了。”此时林慕水传念给林羡鱼道。

一听这话,林羡鱼总算是松了口气,没错,这才是自己的妹妹该有的样子,一文钱的亏她都不肯吃呀。

这个女人不寻常呀。姚乐天此时也暗暗赞叹,不是因为她能够将青小苗的欠债一笔勾销,因为那债根本就不存在,自然也就不存在勾销还是不勾销,让姚乐天感到林慕水不简单的是她现在的手段。

一手空手套白狼实在是玩的太漂亮了,看起来是给了林羡鱼面子,但是却卖了个人情给陈芸,有了这件事陈芸怕是想要跟她过不去都抹不开面子了。更重要的是自始至终林慕水一丁点的损失都没有,几乎是拿着一个子虚乌有的债就赢得了陈芸的好感,这一手玩的不可谓不漂亮。

“谢谢。”陈芸果真领了这个人情。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朝阳治疗妇科医院

陇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朝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宝宝流鼻涕咳嗽
小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幼儿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
宝宝喉咙有痰咳不出来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