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檢方建議輕判安徽少女毀容案被告稱其尚未成

2019-11-09 06:2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检方建议轻判安徽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高清图集

▲昨天庭审后,周岩坐着轮椅从法庭出来准备上车

▲未毁容前的周岩照片

昨日,周岩被毁容案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是以被告人陶汝坤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建议量刑在10年至12年,并认为陶汝坤属于未成年人,符合从轻处罚条件

昨天,周岩在家人和医护人员陪同下,出现在了包河区法院门口她是前天晚上从北京乘火车赶往合肥专门参加庭审的,清晨一下火车,就直接来到法院目前其伤情并不稳定,说话也不方便,她的主治医师并不建议她来合肥

开庭时间一直持续到昨天下午5时40分事后,周岩的律师李智贤接受了法晚的专访,她表示,昨天的庭审过程中,双方在刑事和民事方面的争议都很大

刑事

公诉机关建议量刑10到12年

据介绍,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陶汝坤提出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而陶的辩护人认为是故意轻伤、过失重伤在此问题上,原告一方及其辩护律师认为陶已经涉嫌故意杀人

李智贤说:这是对整个犯罪行为定性的问题还有一系列问题没有解决,如当时陶带的打火机和油量的问题,大家争议也很大,原告方认为造成如此严重的烧伤后果,当时床头桌子上,到处都着火,肯定不是对方所称的只有100毫升

另外,他(陶汝坤)当时到底参没参与对周岩的救治、事后有没有逃跑等行为都没有调查清楚李智贤说

据了解,就当时带的油量问题,陶汝坤在法庭上坚称只有100毫升,而他的父亲认为按照家里所剩的油量可能只有70毫升

李智贤介绍,公诉机关认定陶汝坤是提前有预谋的,属于故意犯罪,并用特别残忍的手段对他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是10到12年,并且认为陶是未成年人,可以从轻,我们对此是不认同的

民事

索赔110多万不包括后续治疗费

在民事赔偿方面,控辩双方也存在很大的争议据李智贤介绍,被告陶汝坤一方及辩护律师对周岩去北京治疗有异议

李智贤说:他们认为在安徽就可以治疗,这样一来,周岩看病的所有票据他们都认为在证据上有问题,认为缺少法律依据另外,他们认为我们的伤残鉴定是单方面委托的,不是共同指定法院来委托的,对于鉴定结论的合法性和真实性都有异议

有关周家提出的具体赔偿数额,上一度也传得沸沸扬扬,就此问题,李智贤表示,具体的数额现在还没有确定,因为对于周岩的后期治疗费用,法庭还没有做出鉴定

李智贤说,全部的数额还没有确定,因为还涉及后续治疗费用问题

我们已经就后续治疗费用,申请了法院鉴定,法院还没有结论到目前为止,实际发生的费用是39.63万多,我们还提出了27万的伤残补偿金及50万的精神抚慰金,这样加起来的话就是差不多110多万,这里面肯定是不包括后期治疗费李智贤告诉

据了解,公诉机关目前没有对原告方提出的民事索赔发表意见

对话

周陶二人法庭上未直接对话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你怎么看待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

李智贤(以下简称李):目前,首先还有一些没有查实的东西,打火机来源及汽油量我们对公安机关的伤残等级鉴定也有异议,已要求法院进行重新鉴定

当地鉴定的是两个5级一个8级,而在北京做的鉴定是两个8级,一个9级,这些因素尤其是伤残鉴定等级,都是会影响量刑的

对于本案的审级也存在异议,我们认为应该在合肥市中院审理,而不应该是包河区法院审理

因为在区一级法院审理,它的量刑是毫无悬念地在15年以下,最高15年而根据今天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是10到12年,而且还要求从轻,那肯定是低于12年

FW:周岩昨天状况怎么样

李:她的状况很不稳定,见到陶时的情绪非常激动,由于她说话还不是很方便,当时就是抑制不住地哭,不停地流眼泪后来我们担心会有危险,就让她出来休息了一会儿后来又进去,大概呆了四五十分钟就出来了其实她的主治医师并没有准许她进法庭

FW:陶汝坤有没有和周岩直接对话他有对周岩说什么吗

李:没有

●在线

拒绝求爱美少女被毁容

2012年2月24日,一条《花季少女拒绝求爱遭烧伤毁容,请广大友救救我的孩子》的微博广泛传播,瞬间就引起友广泛关注,在短短时间转发就高达上万

据当事人周岩的母亲李女士介绍,2011年9月17日下午6点左右,与自己女儿周岩同在一所中学读书的学生陶汝坤因求爱不成,携带打火机、油来到周家,趁周岩不备,拿出准备好的油浇到受害人头上并点燃焚烧

周岩被焚烧后经家属送到安医大附院重症病房经7天7夜的抢救治疗才脱离生命危险,但伤势已极为严重,其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烧掉了,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深度达二度、三度,整个人面目全非

从事件被曝光到现在,周岩得到各界好心人的帮助截至目前,银行账户、上门捐助加上财付通和支付宝账户共计80余万元

此前,有消息爆出周岩与陶汝坤系恋爱关系周岩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根本没有谈恋爱,他(陶汝坤)一直在纠缠我,我躲都躲不掉

我休学在家期间,他还频繁骚扰我他性格非常坏,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只要我一顶嘴,他就扇我耳光,把我身上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我后来真是怕他了,就有意躲着他周岩说

文/温如军

快速心律失常严重吗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儿童感冒咳嗽吃什么专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