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荣耀系统之异世我为天帝 第80章 真假扁鹊!

2020-01-18 22:4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荣耀系统之异世我为天帝 第80章 真假扁鹊!

“咳咳,那你们说说吧,到底有什么办法修复本国公的腿疾。”

长孙至仁自然看出杨无争的意图,沉吟的道。

“国公爷有所不知呀,最近仙医工会最近炼制出来的黑玉断续膏,传闻此药剂有锻骨回生的神奇能力,用来治愈国公爷的腿疾,那是轻而易举的。”

谈及此事,南宫文渊眼里都是得意之色。

“黑玉断续膏?”

闻言,长孙至仁面色古怪的瞥了眼楚晨。

他清晰的记得,楚晨送给他的药剂,就是黑玉断续膏呀。

“这黑玉断续膏在下也听闻了,的确有如此的奇效。”

杨无争打岔的道:“不过南宫丞相手上有这药剂不成?”

“这黑玉断续膏本相手上如今的确没有。”

南宫文渊嘴角浮现出一抹高人一等的意味,道:“不过这炼制药剂的扁鹊大师和本相乃忘年之交,只要本相一句话,让他亲自来给你诊治腿疾也是轻而易举。”

这话顿时让杨无争满脸的古怪,视线的余光下意识的瞥了眼不远处的扁鹊。

而扁鹊则是对杨无争摊摊手,表示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老匹夫到底是谁。

“南宫文渊,你确定自己认识扁鹊,会不会认错人了?”

杨无争明白了过来,似笑非笑的道。

“杨无争,你好大的胆子呀,竟然敢直呼扁鹊神医的名讳,你可知道这话要是要仙医工会的医师听到了,你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南宫狂桀桀冷笑的说道。

“嗳,南宫狂,我三弟浑浑噩噩了三年,不知天高地厚也是正常的,你又何必跟他计较?”

杨无敌摆手道:“三弟,为兄要告诉你一个残酷的现实,不要拿你的无知去看待不理解的事情,你怀疑南宫丞相认识扁鹊神医,那是因为你接触的层面还不够,彼此就如同蝼蚁和巨象的差别。”

在杨无敌的心里,明日杨无争是必死无疑了,可就这样杀了对方,显然是无法泄恨。

所以,今日他才特意的上门狠狠的羞辱杨无争一方,权当待宰之前的利息了。

“哦?大皇兄教训的是。”

杨无争嘴角浮现出一抹嘲弄,笑眯眯的道:“既然南宫丞相信誓旦旦,那不如眼下就去将扁鹊给请过来,让大家见识见识下你的能耐也好呀!”

“果然是没有见过世面的蝼蚁,扁鹊大师贵为神医,无数达官显贵争破脑袋也想见面他老人家一面,纵然本相要现场传信给他,让他过来给国公看腿疾,也得事先只会一声吧?”

南宫文渊摇摇头,用打量白痴的眼神扫视着杨无争。

“对啊,要让扁鹊神医来国公府,虽然只是我爹一句话的事,但这样做毕竟不礼貌。”

南宫狂也是嘲讽的说道:“若让外人知道我爹那么厉害,会引来多少人的羡慕嫉妒恨知道不。”

“你们叽叽歪歪那么久,原来也就是自吹自擂。”

杨无争笑眯眯的道。

“杨无争,你三番四次的质疑我爹,难道你也认识扁鹊神医不成?”

南宫狂怒极反笑的道:“那行呀,你有本事也将他给请过来呀,本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这扁鹊我自然是认识的,也无需请,他如今就在我身边呢。”

杨无争对着扁鹊招招手,道:“扁鹊,你且过来。”

“老朽见过主公。”

扁鹊缓步而去,抱拳行礼。

“哈哈,杨无争,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又如三年前似得病发了?”

“杨无争,你以为随便去街头捡个糟老头子就能冒充扁鹊,你当我们是什么?三岁孩童吗?”

谢雄,南宫文渊,杨无敌,南宫狂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全然都是嘲讽。

如今扁鹊在大夏城达官显贵的心中,威望都超过仙医工会的三个掌柜了。

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哪怕当今陛下杨萧要见扁鹊,也得提前预约,可见其身份的高贵。

而杨无争狂言,自己身边的这个老头子就是扁鹊?

这可能吗?

退一步来说,哪怕眼前这个老者真的是神医扁鹊,杨无争说话定然会对他恭恭敬敬的。

可事实是,杨无争方才对扁鹊呼来喝去,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而眼前这个所谓的扁鹊不但不怒,反而主动迎合过来,言行间甚至还带着巴结。

所以,综合以上种种蛛丝马迹,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他们才会相信这荒谬的一幕。

反观长孙儒夫妇,管家林叔等人反应也和谢雄等人一样,都在幸灾乐祸。

他们认为杨无争绝对是疯了。

不过也有保持不同观点的。

小乔和妲己自然是认识扁鹊的,投向得意忘形的谢雄,大皇子等人眼里,仿佛就是在看着一群无知的白痴。

还有长孙至仁。

他此时的反应是半信半疑。

因为杨无争给了他黑玉断续膏,可以肯定的是杨无争和扁鹊神医是有渊源的。

但眼下这个老者就是扁鹊,而且还对杨无争恭恭敬敬,这点长孙至仁哪怕将杨无争看的再高,也有所怀疑了。

“诸位,老朽的确是扁鹊,如假包换。”

扁鹊环目四顾,沉声说道。

“嘿,糟老头,本少爷知道你叫扁鹊,你以为自己和神医同名同姓,就是是仙医工会的神医了?”

南宫狂几乎笑弯了腰:“那本少若改名叫生灵的话,那岂不是九天之上的神祇了?”

“看来诸位是不信咯?”

杨无争淡笑的说道。

“杨无争,若你身边的糟老头真的是仙医工会的神医扁鹊,本少爷立马趴在地上,如一条狗似得一步步爬出去。”

南宫狂讥笑连连的说道。

“好呀,那就一言为定了。”

杨无争笑盈盈的应允下来。

“杨无争,本相真的为你的智商感到悲哀,事到如今,你依然还不肯承认在糊弄大家的话,那本相也只能亲自戳破你的谎言,让你无地自容了。”

南宫文渊道:“狂儿,今日为父带你登门来提亲,也顺便请了仙医工会的朱医师,如今算算时间,也应该抵达国公府的门外了,你速速去请他,他定然是认得扁鹊神医的。”

“嗳,孩儿这就去。”

南宫狂忙不迭地的应允下来。

“不用了,本医师已经来了。”

就在此刻,一个气质儒雅,大致四旬出头的中年文士缓步走了过来。

临沭县结核病防治所怎么样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南区医院怎么样
四川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锦州治疗男科方法
温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