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校草制霸录 九、路遇

2020-01-18 22:3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校草制霸录 九、路遇

江水源还没説完,头上就挨了老妈陈芳仪一记暴栗:“胡説什么呢?光养你一个,老妈的心都被‘操’碎成八瓣,头上白发不知多了多少根。要是再来个不省心的,你还让不让老妈活了?”

在中国,让父母再生个孩子的事情,确实不是子‘女’所能关心的。江水源也只有敲敲边鼓,总不能明着劝道:“老爸老妈,你们赶紧敦伦造人吧!”这样説挨打是轻的,没打死就算手下留情。

当然,更不能跟他们明説:“老爸老妈,我只有不到九年的寿命,你们还是赶紧再生一个吧!”真要説了,保证分分钟送进医院做全套检查,什么内科、外科、五官科、‘妇’产科一个不落,都没问题的话直接送‘精’神病科。

江水源可不想冒险。被关进‘精’神病院、天天‘药’不能停倒是小事,让父母成天焦虑“好不容易生个儿子,帅也够帅,聪明也够聪明,就是‘精’神不太正常”,那就罪过大了。所以只能间或‘露’出自己希望有个弟弟妹妹的想法,通过旁敲侧击,不断潜移默化,看看老爸老妈什么时候能够回心转意,説不定哪天就突然告诉自己不久之后将会有个弟弟妹妹之类的好消息。

第二天早上等江水源晨练回来,发现自己原本收拾好的行李箱已被打开,老妈正用力往里面塞着什么东西,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妈,你往里面塞什么?”

“知道你最爱吃醉膏蟹,老妈我昨天特意多买了几只,留给你等会儿路上吃!快diǎn过来帮忙,这diǎn东西怎么也塞不进去!”陈凤仪头也没回。

江水源瞧着原本轻便的行李箱被塞得鼓鼓囊囊,哭笑不得地説道:“妈,我就去江宁一两个星期而已,怎么感觉你要把我扫地出‘门’一样?”

陈凤仪直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瞧你收拾的那diǎn东西!这一去十好几天,随随便便带diǎn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就行了?不带厚衣服,万一下雨降温了怎么办?不带备用‘药’品,万一头疼发烧了怎么办?不带diǎn吃的,万一那边饭菜不合口、或者夜里饿了,又怎么办?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不要嫌路上带的东西多,等事到临头,才知道什么叫做有备无患!”

“老妈,我能不能——”

“不行!”

江水源被老妈干净利落地秒杀了。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江水源还是拖着装满母上大人浓浓爱意的行李箱,和陈荻、傅寿璋等人踏上了前往江宁的火车。

説来也巧,淮安府中几个人的座位竟然和同样前往江宁参加比赛的徐州府代表队在一个车厢。五个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中学生实在太过醒目,江水源等刚刚坐稳,他们中便有一人主动凑了过来。那人面黑身矮,好似宋三郎模样,为人也非常四海,见面便抱拳自我介绍道:“各位好,我们是徐州府立淮海中学国学辩论队,代表徐州府前往江宁参加全省中学生国学论难选拔赛。你们应该也是去参加比赛的吧?”

施轩向来快言快语,不等江水源起身便喝道:“正是,我等正要前往江宁一会天下英雄!来将通名,某家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那人也不着恼,笑嘻嘻答道:“在下姓周名元通,乃是淮海中学国学辩论队主将,不知当面这位英雄如何称呼?”

施轩听对方説是主将,瞬间蔫了下来,指了指江水源:“王对王,将对将,你找他吧!他是我们主将。”

周元通顿时鼓起眼睛,上下打量江水源几眼,惊讶地问道:“怎么,你们淮安府挑选辩手是按颜值来的么?颜值高的当主将,其次当二辩,最差的当替补?”

作为万年替补,施轩马上急眼了:“会不会説话?不会説话就别説!照您的意思,你们徐州府挑选辩手就是比谁最丑喽?最丑的当主将,其次的当二辩,普通长相只能当替补?”

自由人曾平补刀道:“不,我觉得也有可能是按照身高,最矮的当主将,其次当二辩,依此类推,最后形成一个等差数列。”

周元通哈哈大笑:“你俩都猜错了,其实我们是按照肤‘色’来排的,我最黑,所以当主将。实话告诉你们,我一直非常庆幸咱们徐州府没有非洲裔侨民,否则我就得把主将之位拱手让人了!”

江水源对周元通佩服得五体投地。能容忍别人调侃自身的缺diǎn,需要广博的肚量和强大的自信;能主动调侃自身的缺diǎn,不仅需要强大的自信,还需要无上的勇气!想当初自己连面对别人嘲讽的自信都没有,更遑论主动调侃自己的勇气!当下他抱拳回礼道:“在下江水源,忝为经世大学附属淮安府中学国学辩论队主将。刚才我们两位队友言辞不当,谑而近虐,我代表全队向周兄道歉,请周兄多多海涵!”

周元通摆摆手道:“是我失言在先,他们不过是以直报怨而已,何必道歉?对了,以前不都是淮安府第一中学代表淮安府的么?怎么今年风水轮流转,轮到你们经世大学附属淮安府中学了?”

施轩轻描淡写地説道:“第一中学很厉害么?在淘汰赛第一轮我们狭路相逢,结果被轻松阵斩于马下。”

江水源却道:“第一中学实力确实很强,最近七八年一直都是他们代表我们淮安府参加全省的选拔赛。不过今年他们似乎运气欠佳,‘抽’到一个下下签,再加上国学论难讲究临场发挥,偶然‘性’较大,结果就让我们捡了漏子。不过他们败北之后便卧薪尝胆,立誓明年卷土重来,‘弄’得我们现在压力山大!”

不是江水源故意认怂,而是他觉得在比赛之前大家相互试探实力的时候,就应该故意藏拙,示之以弱,等对方轻视你、瞧不起你、对你不加防备的时候,你的机会就来了。孙子兵法里所谓“能而示之不能”,説的就是这个道理。为了一时爽快把自己吹嘘得天上少有、地下无双,让对手视你为生平劲敌,又有何益处可言?

周元通道:“江兄不用妄自菲薄,既然你们能战胜他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而且第一中学连续七八年代表淮安府参加选拔赛,盛极而衰也是可以想见的!不过话説回来,咱们淮北各府的实力确实弱些,在江南苏州、松江、常州等府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今天咱们既然有幸遇上,不如大家相互切磋切磋,‘交’流‘交’流心得,开拓一下眼界,免得江南那些眼高于dǐng的家伙嘲笑咱们是什么也不懂的土包子。”

“好啊!好啊!”

陈荻、傅寿璋等人对这个提议都非常赞成,然后两伙年轻人就凑到一块儿,围绕着即将开始的国学论难选拔赛‘交’谈起来。可以这么説,能参加全省比赛的无一不是能言善辩、舌尖嘴利的主儿,根本不知羞涩、怯场为何物。如今又各自存着试探和显摆的心思,你来我去,我问你答,片刻工夫两下就打成一片。

江水源説话很少,很多时候是仔细聆听对方的发言。通过一段时间观察,他已经大致知道对方除了主将周元通,其余四个人分别是二辩樊南平、三辩萧雨晴、自由人管德、替补夏侯安。其中萧雨晴是‘女’生,这也是国学论难比赛规则之一,即每队正式参赛辩手中至少要有一名‘女’‘性’。

萧雨晴从见面第一眼就注意上了江水源,好几次想把话题惹向这位超级帅气的主将,结果都被他三言两语轻松化解。淮海中学国学辩论队的人都知道,这小妮子可不是盏省油的灯,不肯轻易服输不説,而且古灵‘精’怪,鬼diǎn子一个接着一个。她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提议道:“该説的大家都説了,要不接下来咱们两队玩个游戏吧,活跃一下气氛!”

“什么游戏?”施轩见竿子就爬。

“诗词接龙!”

淮海中学国学辩论队的人闻言顿时会心一笑。这种游戏是他们国学社日常玩得最多的游戏,因为通过游戏,不仅可以熟练掌握很多古诗词,而且能够锻炼反应能力和表达能力,可谓一举多得。通过长时间的磨练,他们‘摸’索到很多接龙的小技巧,比如什么样字词结尾的诗句可以轻松把对方‘逼’上绝路。

“诗词接龙?”

淮安府中一行人等也是会心一笑:居然刚和通背全唐诗的江大帅哥玩诗词接龙,谁给你的胆子!也不怕把自己给玩脱了?以前总怀疑怎么会有人蠢到自投罗、自寻死路,现在才发现有人就是那么蠢!小姑凉,你知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对,就是诗词接龙!”萧雨晴生怕淮安府中的人不懂游戏规则,还主动解释道:“规则是甲方説出一句古人诗词,诗词最后一个字必须出现在乙方接龙诗句的前半部分,像五言的前两个字、七言的前三个字,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某一方答不上来为止。怎么样,简单吧?”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怎么样
沈阳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兰州哪家医院好
盐城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