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就看你不顺眼

2020-02-14 22:4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就看你不顺眼

失去了坐骑宗马,可想而知那番痛苦,驯化一只成年龙谈何容易,更何况是一只宗龙,而且,宗龙如同绯龙一般,不为常见,并非想驯化就会拥有的。

因此,这只宗龙才会格外让人痛惜,宗龙被人斩杀的消息一出,龙霁近乎崩溃了,此时此刻,他的目光落在谁身上,都感觉对方便是斩杀了他的宗龙的凶手一般。

大殿外,两道倩影归来,神色慌张,小红更是难掩心中的紧张情绪,忐忑不安的四处扫视,紧跟在小姐龙娇娇的身后,生怕龙娇娇落下她一步。

“小姐,您回来了。”

表面上看,龙娇娇淡定异常,实际上,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只不过,龙娇娇并没有表露出来,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龙娇娇和小红顿时一愣。

惊愕的神色令人费解,说话之人也是龙娇娇手下的一名丫鬟,此人叫小翠,平日里与小红交好,龙娇娇对她也算不错,虽不如小红那样近,但是,还是令小翠受宠若惊的。

“恩。”

小翠的声音明显是惊吓到了龙娇娇和小红,瞥见两人被惊吓到的神色,小翠也不安起来,要知道,自己可是吓到了小姐的,小翠同样吓的不轻,急忙低下了头,不敢再语。

猛然间,从惊吓之中反应过来的龙娇娇,这时才意识到,说话的竟然是小翠,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踏实了下来,旋即,回应了一声便径直朝向自己的闺房走去。

小红依旧是紧跟在龙娇娇的身后的,但是,在小红迈步之前,却瞪了小翠一眼,这一幕,同样被一脸懵的小翠捕捉到了。

小翠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平日里这样打招呼也是司空见惯的,怎么今天就会这样了,小翠是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答案的。

望着龙娇娇和小红两个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后,小翠仍然一个人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哎呦,吓死我了。”

“就是,小翠也真是的,什么时候说话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吓死人了。”

一进入到自己的闺房中,龙娇娇佯装成镇定的神色便瞬间塌陷了下来,一头便栽倒在了床榻之上,嘴里不由得嘀咕着,小红更是怨声载道的抱怨着。

“小姐,我们真的要告诉老爷吗?我怕……”

话音刚落,小红的脸色便再度难看了起来,双眸之中不断闪现出阵阵难掩的恐惧之色。

“看看再说吧,不过,此事不要张扬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嗯嗯。”

一直都没有拿定主意的龙娇娇,此刻,听到小红的话后,心中也有些不安了起来,总不能好端端的自己送上门去让父亲责罚吧。

心思电转间,龙娇娇决定先隐瞒下来,观察一下失态的发展然后在做决定。

龙之界内,与龙娇娇等人分开之后的林翰,只身一人行走在大街上,一路上,林翰的步伐很慢,由于此地人生地不熟,想要知晓当地最为强悍的东西,林翰还需要打探。

但是,若是盲目向众人打探,又生怕会惹出什么事端来,毕竟,林翰是不知晓这龙之界内众人的生活习性,尤其是对其它宇宙人士的好感度的。

漫步在大街上的林翰,漫不经心的东看西看,一副闲情逸致,忽然,从对面走来两个人,一看便知是当地人,身着服饰是与大多数人一样的。

“听说了吗?五年一度的驯龙大赛,今日便要举行了。”

“是啊,一晃距离上次的驯龙大赛,已经有五载了,不知道今年谁会技压群雄啊。”

两人并肩而行,边走边攀谈着,说话间,正好与林翰擦肩而过,两人的对话,也正好被林翰听了个满耳,忽然,林翰的双眸之中一抹精芒闪现,心中不禁呐呐道:“机会来了。”

林翰所说的机会自然就是方才两人所说的驯龙大赛了,此处为龙之界,又要举行这五年一度的驯龙大赛,可想而知,到时候,各界人士都会齐聚,那时,想要知道炼化大炎剑所需之物,想必也不会太难了。

如此想着的林翰,似乎找到了方向一般,嘴角处竟然下意识的扬起了一抹淡然的笑意。

大殿上,龙霁沉默不语,愤怒的表情一直挂在脸上,众人安坐在椅子上,却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是谁所为,一时间有些茫然。

“主上,息怒,小心身体。”

突然,坐在龙霁身旁不远处的一名男子,声音之中夹带着一丝忧虑的说道。

“是啊,主上,一切还请以身体为重。”

“主上,何必如此难过,以主上的功力,不用多时,还是会拥有一只上等的坐骑的,主上不必劳心。”

听到有人开了先例,紧接着,众人便一哄而上,七言八语的劝说了起来。

“主上,这件事是不是有些蹊跷?”

众说纷纭之际,突然一抹声音铿锵有力,淡定自如的飘散在空间之中。

说话之人乃是龙之界的三长老,龙霄。

“说来。”

任凭众人劝说,都迟迟不肯说话的龙霁,在听到了三长老龙霄的声音的时候,便说道。

“五年一度的驯龙大赛即将开始,这是众所周知之事,上一次我们的人夺得了驯龙大赛的头彩,龙勇他们可是恨得咬牙切齿,各个不服。”

“现在,距离这驯龙大赛不过十日的时间,主上的坐骑竟然会消失不见,而且这只宗龙是要参加今年的驯龙大赛的,这时间是不是有些不谋而合啊。”

三长老瞥了一眼在做众人,双眸之中那抹犀利的神色不断闪现,在这龙之界内,三长老虽是龙之界内的一份子,但是,却与众人鲜少往来,平日里,也只有在这大殿之中才会与大家共处。

其余的时间里,三长老是很少会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向来是我行我素惯了,而且,也很少多事,懒得多管闲事,成了众人对他的了解。

此刻,三长老竟然一反常态的剖析起了主上的宗龙之事,在座众人不由得各个脸上升起好奇之色,瞥见这一幕,三长老虽是语气平淡,但是脸色却沉了下来。

双眸之中的神色更是闪现出了少有的严厉。

“你是说,我们之中有内奸?”

龙霁并没有去在意众人看向三长老的神色,而三长老的一番话,龙霁显然是听进去了

,旋即,一脸狐疑神色的看向三长老,道。

“三长老,事情还未查清楚,这样妄下断言,会不会有些过于草率了。”

向来对三长老的作风有些看不惯的五长老,听到三长老的话后,心中不免呲笑,表面却是依旧淡定,不失大气的说道。

“五长老既然说,事情还未查清楚,怎么就认为我所说的就是草率了呢?我所说也不过是猜测而已,你又何必急于反驳呢?”

五长老的话音刚落,三长老便回呛了他一句,言下之意,这是在说五长老有袒护内奸之嫌啊,这样的罪名可是不小啊。

“你……三长老这话,难不成怀疑我有嫌疑了?”

五长老听出了三长老的话意,顿时怒火中烧,差点大骂出来,但是,五长老还是控制住了,毕竟主上还在面前,大殿之中又是众人齐聚,任凭他有多生气,也不敢过于造次。

“我无此意,也并未指名道姓。”

五长老强压着怒火说出的一句话,三长老竟然一脸淡然,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五长老一眼,这样的态度着实是令人厌烦的。

“好了,事情还在调查中,真相大白之前,都稍安勿躁吧,都下去吧。”

三长老咄咄逼人的语气,气得五长老想吐血,这一刻,五长老都怪自己,为什么要最快搭话,刚想再回呛三长老的时候,不料想,主上龙霁开口说话了。

龙霁的语气很重,声音中带着一抹不耐烦,主上的话音响起,大殿之上顿时一片寂静,再没有人开口说话了,片刻后,开始有人影窜动,最后,大殿众人便都相继离开了。

“哼,走着瞧。”

众人相继离开大殿,三长老头也不回的便扬长而去,好似完全忘却了方才大殿上的口舌之争一般,径直离开了,身后,一直狠狠的盯着三长老的身影远去的五长老。

显然是怒火未消,微眯着双眸,不由得冷哼着道。

“五长老,你又何必与三长老一般见识,他那种我行我素的做派早已习惯了。”

“哼,不跟他一般见识,说的不是你。”

五长老的愠怒之色毫不减少,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狠盯着三长老离开的方向,突然,身旁窜出一个身影,此人乃是七长老。

原本只想着向着五长老说好听的,结果不料想,五长老根本就不领情,完全就没在意七长老的话,反倒是回呛了他一句后,便迈步离开了。

原地上,留下了七长老形单影只的杵在原地,呆愣的表情不知所措。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回主上,小的们在主上的坐骑的尸首处探查到,手法并非我们龙之界熟悉的手法为之,而是以一种强悍的内力直接轰击而死,从宗龙的内脏伤势来看,此人手法狠辣,内力十分雄厚,实力很强悍。”

傍晚时分,从大殿离开的龙霁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并没有外出,静静的等待着查探的消息,突然,一道身形闪现,径直半跪在龙霁的面前。

“你是说,斩杀宗龙的凶手,不是我龙之界人?”

“回主上,手法上看绝对不是。”

半跪在地上的突然出现的知道身影,脸色严肃的向龙霁回禀着查探到的消息,声音一落,龙霁的眉头便蹙了起来。

在龙霁看来,这龙之界内还是鲜有其它宇宙人士出现的,纵使是有,龙霁也并没有得罪过谁,怎奈会惹来这样的麻烦,一时间,龙霁有些费解,怎么也想不通,此人对宗龙痛下杀手的原因为何。

分享到: